• 會員
  • 搜尋
  • 收藏
  • 0 購物

SHARE:

  • 會員限定

遊戲結束之前01–依存禁止–

NT$174

NT$220

  • 內容介紹
  • 線上試讀
  • 商品規格
  • 書籍目錄
內容介紹 ·Introduction·

生存守則①:

絕對不要相信任何人。

 

◆ 高智商玩家╳偏執系犯罪者

◆ 金石堂、博客來暢銷作者草子信全新懸疑力作!

◆ 特邀新銳繪師日々繪製精美封面

◆ 殺戮、生存、信任、背叛,歡迎一起加入這場死亡遊戲──

--

意外收到尋人委託,

左牧被迫登上無人孤島,

參加一場隨時會危及性命的死亡遊戲。

黑暗中的莫名耳語,

無處不在的詭異窺視,

當殺戮變成唯一選擇,

只有遵循規則,才能獲得一線生機。

 

而參加遊戲的第一步--

「左牧先生,請先找到你的犯罪者搭檔。」

線上試讀 ·Trial reading·

規則一:遊戲玩家需為雙人搭檔

 

左牧原本在臺北開設個人徵信社,他接手的案子基本上都會完美解決,相對地,收取的費用也相當昂貴,所以和他接觸的客人不是公司老闆就是各種政商名流。

他本人在圈內是出了名的守財奴,只要錢給的夠多,他根本不在意其他事情。因此就算要背叛或利用他人,他也不會眨一下眼睛。

而他也確實有這個實力。

左牧很清楚自己在業界的風評,但他不在乎。

不過,雖然他是個見錢眼開、沒有絲毫節操的傢伙,卻仍有自己的底線。

他不接與刑事案件有關的工作,不做會危害到性命的工作,以及——絕對不接自己沒有把握的工作。

但這回,他卻打破自己設下的規矩,第一次無視這三條規則的存在。

關掉電視螢幕,左牧閉起眼睛,回想著與委託人見面時的情景。

「左牧先生,只有你能幫我了。求求你……」

身材高大且握有強權的男人在他面前潸然落淚,他當時完全說不出話來,也拒絕不了他的委託。

「唉,我還以為自己不是容易心軟的男人。」

他再次睜開眼,提著背包走進臥室。

這次的工作和以往不同,委託人請他來參加的,是一款現實的殺戮遊戲。

遊戲的參加者都是社會的砲灰以及罪犯,是即使消失也不會讓人起疑的邊緣人。

簡單來說,只要在這座島上完成主辦單位給予的任務,取得過關資格後,就能實現一個願望,並離開這座島。

聽起來很可笑,但這樣的遊戲卻是真實存在的。

他以前就略有耳聞,卻沒想過自己有一天竟然會成為參與者。

對於遊戲內容和規則,他已經盡可能地記在腦中,但他總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。

肯定還有什麼隱藏規則存在,總之凡事都得謹慎小心。

畢竟委託人跟他說,這遊戲已經有十年沒有出現過倖存者。

至於他接下這份工作的主要目的,並不是為了調查遊戲或實現願望,而是來「找人」的。

聽起來像大海撈針,可他根本沒辦法拒絕。

畢竟委託他的,是全球投資產業龍頭的總裁,表面上是正派企業,實則是擁有軍事力量的黑道分子。

拒絕的話,恐怕他這輩子就再也接不到其他工作,搞不好還會直接人間蒸發、查無此人。

雖然那個人來委託他的時候,哭到淚水鼻水都混雜在一起,讓他嚴重懷疑這傢伙是不是冒牌貨,但對方開出的金額還有各種證明都真實到讓人無法懷疑。

「哈啊……運氣真是糟糕到極點。」

他可沒打算這麼早死,他說什麼都要想辦法破解這個遊戲,免得還沒結婚生子,就先成為一具白骨。

「搞不好這三小時會成為我最後的時光,如果是這樣的話,真想開瓶好酒,喝個爛醉。」他邊說邊從落地窗前走過,眼角餘光注意到外面似乎有什麼東西一閃而過。

他猛然回頭,卻什麼也沒看見。

「是野生動物嗎?聽說這座島上好像有猛獸……遊戲主辦方根本瘋了吧。」

雖然有點在意,但他沒有花太多時間去一探究竟。

換好衣服後,他邊打哈欠邊爬上樓頂,從屋頂觀察周遭地形。

一望無際的樹林、寬廣的草地,還有岩石遍部凹谷,不過周遭都是高聳山壁,想要跳海逃走是根本不可能的。

整座島就像四面環壁的要塞,與世隔絕。

不過從這個地方欣賞風景還是挺不錯的。

「總之,就當成度假旅行吧。只不過地點有些刺激罷了。」

他重重嘆了口氣,做好心理準備來迎接這場充滿變數的死亡遊戲。

 

三小時後,房子內的門鎖應聲開啟,左牧便帶著簡便裝備離開別墅。

他的「巢」的後方是懸崖,前面則是一條白色小徑,直直通往茂密的樹林。樹林裡一片漆黑,很適合藏匿行蹤,但他不是什麼求生專家,進去根本找死。

就在他想著要怎麼繞過樹林的時候,手表再次傳出聲音。

「左牧先生,恭喜您成為玩家。現在我將通知您第一道關卡的內容。」

「找個搭檔對吧。」他事前的功課做得很好,根本不需要布魯提醒。

「是的,這是每個玩家都需要優先完成的任務,順利達成後才會成為正式玩家,您可以當成是一種資格試驗。」

「嘖,真麻煩。」左牧大剌剌地坐在地上,甚至打開零食開始吃了起來。

「奇怪?左牧先生,您不行動嗎?」

「我已經把你們的遊戲規則了解透澈,所以很清楚——就算不主動,『搭檔』也會自動來尋找我。」左牧勾起嘴角,自信滿滿。

最初的關卡,第一個搭檔,是要陪玩家走完遊戲全程的生命共同體,而且限定是犯下重刑的罪犯。

這對玩家來說是風險係數極高的保命措施,當然犯罪者也一樣,他們必須找到玩家,並成為對方的搭檔後,才能正式參與遊戲。

但這並不表示成為搭檔的罪犯不會對玩家出手,畢竟這座島上沒有真正「安全」的規定,想活下去,還是只能靠自己。

才剛說完,黑壓壓的樹林裡猛然跳出一名戴著防毒面具的男人,他手持短刀,發瘋似地朝左牧衝過來。

他看了一眼男人脖子上的項圈後,反應極快地抓住他的手腕,將他翻壓倒在地。

對方發出一聲悶哼,彎曲膝蓋,重擊左牧的背部。

左牧一時不穩跌坐在地,而對方則趁這個機會撿起地上的短刀,再次朝他刺了過來。

「搞什麼,結果抽到下下籤嗎……」

男人的速度實在太快,左牧根本來不及閃躲,就在他眼睜睜看著刀子逼近,咬緊下唇,準備拚個你死我活的時候——

下一秒,一名穿著灰白連身工作服的男人從旁邊冒了出來,反握軍用短刀,輕而易舉地劃開對方的喉嚨,一擊斃命。

腥紅的鮮血噴灑滿地,攻擊左牧的人渾身是血地倒在地上,不停抽搐顫抖。

左牧冷冷地看著他死去,仍不時心有餘悸地喘息著。

他抬起眼,上下打量這名出手救了他的男人。

視線掃過他脖子上的頸圈後,左牧忍不住勾起嘴角。

「喂,布魯,這傢伙是重刑犯嗎?」

「是的。」

「那就決定是你了。」

對方明顯被左牧的發言嚇了一跳,戰戰兢兢地回過頭來。

他也帶著防毒面具,面具兩側卻有兩條垂下的「耳朵」,與他的穿著打扮搭配在一起,簡直像隻巨型的兔子。

透過左半邊破碎的鏡片,兩人視線相交。

那是一隻清澈而湛藍的眼瞳,一下子就蠱惑了左牧的心。

左牧不由自主地瞪大雙眼,直直盯著他看。

但這隻「兔子」很快就移開視線,低著頭沒說話,看起來有點沮喪。甚至能從他的左眼,看出他內心的不安與擔憂。

「我們換個地方說話吧,小兔子。」左牧站起身,對於地上冰冷的屍體一點興趣也沒有,彷彿已經習慣死亡。

他瞥過男人脖子上被割開的傷口,以及項圈那閃爍幾次便消失的光芒,垂下眼睛。

戴著防毒面具的白衣男人也站起身,指了指旁邊。

「是要我跟你過去嗎?」

男人點頭。

左牧嘆口氣:「好,帶路吧。」

他確定這個男人對他並沒有敵意,更重要的是,這個人正是玩家可以選擇的遊戲搭檔。

他的項圈並沒有發光,表示還沒有跟其他玩家組隊,而剛才那個人,恐怕是其他玩家派來攻擊他這個新手的。

要不是這隻兔子的話,他恐怕還沒開始就已經要結束遊戲了。

 

「離開『巢』之後,兩個小時內不能再回去,所以剛才要不是你幫我,我早就死了。」

男人頻頻回頭看著他,但除此之外,並沒有其他動作,也沒回應他的發言。

左牧跟著男人來到樹林旁的一處山洞口,進去後發現這裡就是他生活的地方。

堆積的木柴、捕獲的獵物、由樹枝石頭等做成的武器,這簡直就是原始人的生活。

「待遇還真是天差地遠啊。」

遊戲規定玩家必須和居住在島嶼上的罪犯成為搭檔,他原本以為對方的待遇至少跟在監獄裡差不多,沒想到會如此悽慘。

這根本就是讓他們在外面自生自滅。

「原來如此,這樣你們才會甘願成為玩家的棋子,比起離開,更要擔心自己如何生存下去。」

雖說只要玩家獲勝的話,罪犯也能撤除罪名,得到自由,但如果在這之前就不幸身亡的話,根本無須談論勝敗。

男人點點頭,然後用削得不是很好看的木碗,盛了點水給他喝。

左牧嚇了一跳,眨眼盯著那碗水,裡面甚至還能看到漂浮的木屑。

他起先有點猶豫,但最後仍接了過來,一口灌下。

那雙眼睛看到他這麼做之後,稍微變得溫柔了一些。

「你不久前曾經跑到我的房子那裡偷看我吧?」

男人高大的身體微微彎了下來,看樣子是被他說中了。

「我還以為是野生動物,沒想到居然是人。」對話幾次後,他好奇地伸手摸了一下他脖子上的項圈。

男人驚嚇地揮開他的手,卻又因為自己的行為而感到沮喪與後悔。

「痛死了,你力氣還真大。」

見狀,男人顯得十分慌張,他卻沒有開口道歉,而是把左牧的手抓過去,兩指扣在他的掌心上,看起來有點像是人在下跪的動作。

這畫面,讓左牧忍不住狂笑不止。

「哈哈哈哈哈!這什麼?我的天啊哈哈哈!我還是第一次……哈哈哈哈!」

見他如此大笑,男人反而更加困惑。不知道該怎麼做的他,又把左牧的手抓過去碰觸自己脖子上的項圈。

左牧停止大笑,皺起眉頭:「果然是電子鐐銬,居然嵌在脖子上……是用來監控你們的?」

男人點點頭,然後舉起雙手不停揮舞。

左牧猜測道:「拆下來的話,會爆炸?」

男人的頭點得更用力了。

「我想你應該不是不會說話,而是不能吧?」

當左牧說出這句話的瞬間,男人熱淚盈眶,激動地抱住他。

「哇啊!」左牧第一次被男人撲倒,嚇得不斷用拳頭揮打他的身體,「給我放開!放開!」

在拍打幾次無效後,他徹底放棄了。

接著手表又傳來布魯的聲音:「恭喜您找到第一位搭檔人選,左牧先生。」

「我沒興趣再找其他人……雖然有點麻煩,但就選他了。」

「您確定嗎?」

「完全不確定,但他救了我。」

在看到這個洞穴後,他實在不忍心再讓這隻兔子獨自生活。

但這番話,他沒打算告訴布魯。

「我明白了,那我就直接為您登記。兩分鐘後會將搭檔的資料傳到您的手機中,請您好好了解自己的搭檔喔。」布魯說完,再次斷訊。

左牧長聲嘆氣:「你該放開我了吧。」

男人猛然回過神,急忙鬆開手,臉色鐵青地往後貼到山壁上。

左牧看得出他相當恐慌,不過他這一下熱情,一下又保持距離的態度,反而讓人有點不爽。

「你——」左牧正想開口,手表卻傳出嗶嗶聲。

他低頭一看,發現手表正顯示一條新的任務。

「搞什麼?」

「是的!新搭檔需要共同完成搭檔認證任務,所以請您加油!」丟下這句話後,布魯再次消失。

左牧張嘴說不出話來,只能無可奈何地扶著額頭。

「該死,就不能一次解決嗎?主辦單位是想先把人玩死吧!」

再這樣下去,他恐怕連遊戲都還沒開始,就先被煩人的「新手任務」活活氣死。

但他還是努力讓自己的腦袋冷靜下來,因為他說什麼都得成為「正式玩家」才行,否則這份工作根本無法開始。

「你知道這件事嗎?」他看向帶著面具的兔子男。

男人搖搖頭。

左牧只好繼續扶額,無奈道:「看來還是只能靠我自己了。」

面對一問三不知、也沒辦法開口回答問題的男人,只能放棄從他身上尋找答案。

還是靠自己比較快。

他拿出手機,果然已經收到兔子男的基本資料,當然還有搭檔任務。

這種像是在打線上遊戲的心情到底是什麼鬼啊。

「啊?居然沒有名字?光是有犯人代號有什麼鬼用啊!」

布魯給的資料並不完全,除了犯人編號外,就只列出幾條他擅長的攻擊方式,以及戰鬥能力。

「把人當成遊戲角色,主辦單位的嗜好還真惡劣。」

左牧瞬間刪掉這個完全沒有參考意義的資料,背起背包。

男人見他準備離開,慌慌張張地想把人留下,卻又猶猶豫豫、裹足不前,膽小到根本不像是方才把人一刀割喉的罪犯。

左牧嘆口氣,看到他的項圈並沒有像剛才被殺死的罪犯那樣閃爍光芒,忽然意會過來。

「布魯,該不會要認證後,我們才算是組成搭檔吧?」

「是的,而且兩位認證任務的時限只有一小時,待您離開洞穴後就開始計時。」

左牧啞口無言。

「你們還真精明。」

「單純只是遊戲規則。」

「哼,兔子,走了!」

男人嚇了一跳,半信半疑地指著自己。

「我就是在說你,懷疑什麼。」左牧雙手環胸,「還是說你根本不想和我成為搭檔?那我也無所謂,反正這座島上的罪犯數量遠超過玩家,我隨便都能找到比你更好用的棋子。」

兔子趕緊從地上跳了起來,三步併兩步地奔向他,緊緊抓住他的衣角,說什麼都不肯放開。明明身材高大,動作卻膽小如鼠,這反差讓左牧忍不住眉頭緊皺。

「你真是個奇怪的傢伙。」

那隻藍色眼睛眨了眨,隨即微微彎起,就算戴著防毒面具,看不見他的臉,也能知道他正笑咪咪地盯著自己。

看來他是徹底被這隻兔子纏上了。

「布魯,你給我的資料不完全又是怎麼回事?」

「個資問題。」

「……你故意耍我嗎?」

「不,我是系統,系統只能說實話。遊戲規定罪犯的資料不能透露太多,所以只會列出玩家需要知道的部分。」

「連名字都沒有?」

「搭檔的名字可以由玩家命名。」

「那好——從今天開始你就叫『兔子』。」左牧指著那隻漂亮的左眼,「因為你不能開口說話,所以以後我問你事情,就用點頭搖頭的方式回答,聽見沒?」

兔子的眼睛閃閃發光,充滿崇拜,閃到讓左牧下意識退避三舍。

「唔,你這傢伙在高興什麼……哇啊!」話還沒說完,他又被這隻兔子緊緊抱住。

他也是個男人,而且身高只比他矮一些,但被他抱在懷裡的時候,就像是布娃娃般,根本無力掙扎。

這混帳的怪力,簡直要把他攔腰折斷。

「痛痛痛死了!給我放手!」

兔子聽見左牧的命令,立刻放開。

左牧扶著牆壁,差點以為自己會被折成兩半。

「該死……也不想想你力氣多大,我可是坐辦公桌的,不像你那麼有力氣。」

兔子不安地扭著手指,看起來似乎想道歉,已經在好好反省了。

左牧突然有種自己在欺負小動物的錯覺。

「啊,算了算了。你給我過來。」

兔子抬起頭,高興地跟上他。

「布魯,告訴我認證地點。」

布魯沒有回答,但手表在他眼前投影出了立體地圖,地圖上清楚地標示出他們的現在位置,以及閃爍著紅色圓點的目的地。

他將頭探出洞穴,手表隨即發出「嗶嗶」聲響,顯示倒數的時間。

「看起來不太遠,喂,兔子,你知道這在哪嗎?」

兔子點點頭。

「那好,我們要用最快的速度過去,否則會來不……欸!你你你、你在幹嘛!」

兔子不知道哪根筋不對,忽然把他扛在肩上,以極快的速度往前奔跑。

穿過立體投影的瞬間,地圖瞬間消失不見,只剩下左牧連綿不絕的慘叫聲。

商品規格 ·Specification·

15*21*1.28公分

25 開

書籍目錄 ·Book Catalogue·

楔子

規則一:遊戲玩家需為雙人搭檔

規則二:夜禁時間請勿外出

規則三:玩家之間亦敵亦友

規則四:死亡即真正的結束

規則五:「巢」的使用時限

規則六:「罪犯」可隨時更換從屬對象

規則七:玩家的行動不受限制

規則八:鑰匙任務是優先事項

規則九:屍體將統一在島內處置

規則十:保住小命活下去

後記